Lacrimosa

All I wanna do is get high by the beach.

        天天向上他云龙哥跳《芝加哥》的时候,蔡程昱就乖乖的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 说是乖乖的,其实内心里风起浪涌,特别是看到郑云龙甩头时那一截修长白皙的脖颈,那颀长的身段——

        蔡程昱脸一红,这哪个小男孩能顶得住啊!

        蔡程昱就是唱歌很稳,一点都不虚,光听声音你根本想不到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孩子唱的。然而他现在很不稳,非常不稳,甚至想来一个high c。
        完辽,我这是有点弯啊。他抠着手指想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没关系,他还年轻,总有无限的冲劲与希望。八岁差距不是问题,阅历长短差距不是问题,甚至网上公认的“嫡长子”身份也不是问题——他们学美声的高学历骄子,对外国的一些文化也是了解的——他像自嘲一般地想着:这算什么问题,我还可以选择成为俄狄浦斯王嘛。

        蔡high c 还能再唱二十年的英雄男高音连唱九个high c,他也可以再争取蹭二十年免费的郑云龙的音乐剧票。谁叫他是郑云龙最喜欢的小孩子!“嫡长子”身份有时候也挺好用的——龙哥的票千金难求呢!

        他喜滋滋地想,天真又得意。年轻人的通病就是这样,喜欢把自己仅有的筹码拎出来一遍一遍清算,好似胜券在握。年轻是他最大的筹码,也是他一败涂地的原罪。

        他兴许能拥有他的后二十年,却永远不能代替他的前十年。

评论(5)

热度(42)